当前位置: 首页 >> 明星

大玄武 第七十三章 大闹婚典

2020-02-15 来源:沈阳娱乐网

大玄武 第七十三章 大闹婚典

八极门。

田府厅堂。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

厅堂内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摆了一桌桌酒席,宾客纷至,座虚席。来自漓江城各方大小势力,商贾名流,都受邀前来观礼。

叶天猛和田归这一对亲家,此刻端坐在正前方檀木大椅上,正乐呵呵接受一对人跪拜。郎英俊不凡,娘貌美如花,一对璧人宛若天作之合,金童玉女,珠联璧合。纵使一向眼光挑剔的叶天猛,也不禁抚须点头,开怀大笑。

“夫妻对拜!”

一声唱诺。娘柳婉儿顶着珠花头盖,在喜婆搀扶下,转过身准备跟郎关少白对拜。接着后面,当然是送入洞房。却在此刻,厅堂外突然传来叫喝打斗声。

厅堂内喜庆气氛不由一滞,众人纷纷转头朝外面看去。连一身大红喜衣,俊秀不凡的关少白,也皱了皱眉,向外看去。

却见,一身穿粗衣麻布的少年,身法如电,从厅外庭院奔行而来。外面守护的八极门弟子,一人能阻挡其势,尽皆被打倒在地,痛呼不已。

“婉儿!”

一声大呼。少年身形腾起,如猎豹般窜进厅堂,一双悲愤的眼眸死死看向前方,那穿着凤冠霞帔的倩影。

一道道目光注视而来,他不为所动。天地万物,此刻,他眼中…只有她一人。

顶着珠花头盖的柳婉儿身体猛地一颤,缓缓转过身。这呼喊声,让她心碎,头盖下,泪水已然默默流淌。

关少白阴沉着脸,他死死盯着来人,咬牙切齿,口中冷冷蹦出两个字:“霍玄!”

“啊!他是霍玄!”

“霍家那个败家子,跟娘有过婚约的霍玄!”

厅堂内,议论纷纷,数目光看向那神情悲愤的少年。有人惊诧,有人感叹,多的是抱着看笑话的玩味心态。

“你这畜生,竟还有脸返回漓江!”

叶天猛也认出来人是霍玄。他勃然大怒,猛然起身,手指着霍玄怒喝道。

霍玄却是看都不看他一眼,悲怆的目光,如形利锥穿透那花团锦簇的头盖,像是看透少女的心。

“婉儿,告诉我,你为何要嫁给关少白?告诉我……”

悲愤的话语声,在厅堂内回荡,经久不息。柳婉儿掀开头盖,露出清丽绝美的容颜,眼眸看向那悲愤莫名的少年,心已碎,紧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的眼泪流淌而下……

“是不是这老匹夫?是他逼你的么?告诉我!”

霍玄募地用手指向的叶天猛,大声道。叶天猛原已接近暴怒边缘,此刻听到这臭小子口出不逊,那里还忍得住,怒喝道:“畜生放肆!”

他身形刚动,却见已有两道身影急窜而出,朝霍玄扑去。

叶凤在霍玄现身之时,已经满脸杀气,蠢蠢欲动。关少白是恨透霍玄捣乱自己的婚典。二人几乎同时出手,一左一右,拍掌朝霍玄攻击而来。

霍玄此刻悲愤莫名,心中怒火处宣泄,见到二人联手攻来,穷怒火如烈焰熔浆瞬间爆发。他右脚猛地一跺,脚下地面石板如蛛般寸寸崩裂。与此同时,他体内传出一阵低吟虎啸,挥起双掌便迎击过去。

啪!啪!啪!

三人六只手掌,在半空不停变幻接触,碰撞在一起,劲风迸射,凌厉逼人。

在众多目光注视下,霍玄一对二,竟然不落半点下风,气势威猛,霸道十足。

“给我滚!”

他睚眦欲裂,怒吼一声,双掌弯曲成爪,五指间透出凌厉真气,足有尺余长吞吐不定,宛若形质,轰击过去。

嘭!嘭!

两道人影径直被震飞丈余开外,退了好几步,方才稳住身形。

叶凤脸色煞白,赤红如血的双掌反扣在背后,虎口崩裂,颤抖不已。至于关少白是发髻凌乱,一缕鲜血从嘴角流淌下来。

仅仅瞬息间,叶凤这位先天九层武者,加上关少白这位先天八层武者,便双双败下阵来。观礼的宾客中,有几位修为精深的武者,此刻看向霍玄,脸上都透出几分惊意。

锵!

叶凤翻手取出一柄赤色长剑,剑尖遥指霍玄,怒声道:“刚才不算,咱们再比过!”她自认一时大意,再出手,她有绝对把握胜过对方。

“今日是你姐姐大喜之日,凤儿,把剑收起来。”

低沉充满愤怒的话语声响起。

却见叶天猛缓缓走出,须发皆张,如同一头暴怒的雄狮,死死盯向霍玄,一字一字道:“你这畜生潜逃了三年多时间,倒也没白光阴。今日,你既然敢来搅乱婉儿的婚典,好,便让老夫伸量一下,你这三年多时间到底有多大长进!”

话语间,叶天猛垂下的双手,掌心已然透出赤红如火的气旋,其威势也一步步高涨,蓄力待发,便欲施展雷霆一击。

霍玄虽然悲愤交加,心神大乱。可是他心中还是有自知之明,叶天猛成名多年,修为早已达至淬骨境后期,自己决然不是他的对手。

他此次来,也并非是要跟叶天猛动手,他只想向柳婉儿问个明白。被人横刀夺爱,就算死,也要死个明白?

目视叶天猛步步逼来,这位自己昔日的老泰山,此刻双目喷火,一副恨不得将自己碎尸万段的架势。霍玄心知今日之事法善了,他不后悔,也不会有半分退缩。

想要战,便来吧!

“住手!”

一声高喊。霍千韬带着阿铁和庞峰等人赶到,步走了进来,将霍玄挡在身后。

原本蓄势待发的叶天猛,此刻见状眉头一皱,停住脚步,强抑怒意对霍千韬道:“霍二叔,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天猛此人虽然刚愎自用,性烈如火,但是还念些旧情。对霍千韬这位霍家仅剩的长辈,他虽在盛怒之下,还是留有几分情面。

“误会,误会……”

霍千韬抹去额头汗水,目光一扫,发现局面尚可控制,没到法收拾的地步。他朝叶天猛一拱手,苦笑道:“玄儿若有冒犯,老夫替他先行赔罪。叶城主,咱们虽然年纪都大了,可毕竟都年轻过。玄儿不懂事,心里一时想不开,冒犯之处,还请你多担待。”

他这么一说,叶天猛还真不好继续发飙。想了想,今天毕竟是自己女儿大喜之日,若是弄出刀光血影,难不吉利,也会让在场宾客看笑话。p:求收藏、推荐啊!!

舒筋活络有哪些药水
青岛双鲸维生素D3价格
贵州妇科医院咋样
友情链接
沈阳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