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视

猎国第两百六十章冒险一计节能

2020-10-24 来源:沈阳娱乐网

猎国 第两百六十章 【冒险一计】

虽然是春季,但是野火原的阿尔巴克特走廊地区已经多曰不曾下雨,土地干燥,数万的大军行军而过,激起尘土飞扬。

此刻正是星夜,漫天星辰,而地面的阿尔巴克特走廊的南端,大路上一支军队正在飞速的前进着。

数万人的军队行军之中,火把明亮,和天空的月光和星光交相辉映。

旷野旁的一个高坡之上,十多骑正矗立而望,看着脚下这高坡下如长河一般流淌的军阵,那火把林里,夜晚之中看去,就仿佛一条火龙在平原上游动一样。

曼宁格在高坡上,一双小眼睛里满是精光,缓缓收回了眺望军队的眼神之后,却将眼神投向了南方而去,眼看地上的这条火龙朝着南边游动,他忽然摇了摇头:“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身边一个身材雄壮如熊一般的壮汉立刻用浑厚的嗓音回答:“还有两个时辰天就两了。”

曼宁格点了一下头,他虽然已经年过五十,在以武勇而著称的奥丁之内,他这样的岁数早已经过了夸耀武勇的年纪,但是此刻此刻站在高坡之上的众人之中,他却依然是看上去最魁梧高大的一个,既便是身旁的这个如熊一样的汉子,虽然体格和他相仿,但是在其实上却远远没有他的那种威仪。

“传令,前军加快速度!天亮之前,我要看到野火镇上插上我的族旗。”

曼宁格用低沉的嗓音下了命令之后,也不看令命而去的部下,立刻纵马狂奔下了高坡,他身后的十多骑也如同一片狂云一般随他席卷而下。

曼宁格骑的是一匹马。在奥丁之中,骑兵大多都是以驯鹿充当坐骑,更高级一些的狂暴者兽魂战士,则是用暴熊来充当坐骑。而使用马匹的则是极为少见。

可曼宁格的这匹战马全身雪白,毫无一根杂色毛发,尤其是马背到马脖上的鬃毛又长又茂,更是带着一圈一圈的螺旋卷儿,远远看去,就仿佛是一头卷毛狮子一样!体格也比普通的马匹要雄壮得多,四蹄撒开奔驰起来,蹄声隐隐的带着如奔雷一般的动静!

赤雪军全军急行,虽然看上去没有黑斯廷的黑旗军那样如席卷狂云一样的冲天气势。但是这数万的军队夜晚急行,旷野之上只听见一阵一阵沉闷的脚步声,还有战士们喘息的声音,可这数万的军队行走,居然听不见一点嘈杂的叫嚷声!

偏偏是这样微妙的沉默,却反而让人能感觉到这支军队带来的压迫感。

曼宁格纵马冲下高坡,来到了行军之中,飞快的冲到了正在飞快奔跑的队伍之中的中间,一面高高的赤色大旗之上,正飘扬着斑斑血花!

这正是赤雪军团的战旗,也是赤雪军团所属的奥丁巴沙克族的族旗!而曼宁格,也正是巴沙克族的族长。

巴沙克族是奥丁帝国的强族之一,同时也是奥丁帝国之内实力雄居前三的大部族。

奥丁帝国立国千百年来,却始终和南方的拜占庭帝国的国体不同。

拜占庭帝国是以皇帝封建,符以中央集权的政体来统治国家。而奥丁帝国之内,则一向被拜占庭帝国甚至兰蒂斯人嘲讽为野蛮的国度。

因为奥丁立国到现在,一直都还实行着部族的联合制。奥丁地处大陆北部,大部分国土都是冰雪覆盖的苦寒之地,从古到今,一直奉行的都是部族制。

在奥丁的疆土之内,遍布着大大小小无数部族,小的人口不过数百,大的人口则有数万到数十万。而其中最强大的一用有六支部族。这六支部族,也是奥丁之中历史最悠久最传奇的强族。

奥丁的传说之中,自然是尊崇奥丁神为至高无上的神灵,同时在奥丁的传说之中,还有各种掌管人间自然的其他神灵存在,只是这些神灵,都是以奥丁主神为尊。

传说之中,这六大强族,就是神灵在人间的最嫡系的子民。

六大强族之中,最强大的一支自然是皇族所在的索尔族,而当今的奥丁神皇,也是现任的索尔族的族长。无论是在领土的大小,还有人口的多寡,索尔族都是所有部族之冠,甚至其他五强族加起来的力量,也不过只能和索尔族持平而已。

这种现象在奥丁之中已经存在了数千年之久,索尔族一直都是众族之尊,只因为在奥丁的传说之中,仍然保证了玩家们在游戏中的顺畅只有索尔族才是伟大的奥丁主神的母族,传说之中,索尔族的祖先就流淌着奥丁主神的血脉,而根据古老的部族记载,索尔族也是受到了奥丁主神的祝福,在人间作为奥丁神的最嫡系的子民,代替神灵掌管这片土地,而其他的部族,都必须遵从索尔族的领导地位。

而除了索尔族之外的其他五大强族,传说也是其他的奥丁属神的后裔。

而因为这样的传统,每一代奥丁的最高领袖:神皇。也自然只能从索尔族之中诞生,其他的部族,则是绝对没有可能觊觎的。所以,索尔族在奥丁之中,也就是皇族。

巴沙克族则是奥丁之中实力排名前三的大部,拥有人口接近百万,土地数千里,现任族长曼宁格也是奥丁之中杰出的英杰,甚至还深受当代奥丁神皇的赏识,并且被奥丁神皇以兄弟之礼相待,言必称其为“盟弟”。

奥丁帝国的政体一直都相对其他两个人类强国要简单粗陋得多,一直以来,部落的首领就是无可置疑的部族领袖,每个部落都必须尊崇皇族的领导,每年都必须向皇族缴纳一定的供奉,同时在战争时候,必须听从奥丁神皇的动员,一旦有战,必须聚集本部族的战士为奥丁神皇征战。

所以可以这么说,在奥丁帝国里,没有所谓的帝国的国属常备军。而奥丁帝国的军队的体制,也一直都是各国诟病为“野蛮人”的一个重要的依据。

奥丁帝国的军队,以军团为最大的单位,似乎来说,奥丁的军团级,似乎应该是和拜占庭的兵团级是相等的。

但事实上,奥丁帝国的一个军团,往往情况则比较复杂。

首先就是军力的分布,并没有一个固定的数字。以拜占庭帝国为例,拜占庭帝国的一个兵团,固定的编制一般人数都是两万到三万不等,数字不会相差太大。

但是这种情况在奥丁则不然。

奥丁没有固定的军队体制,每次对外战争,奥丁神皇都会征兆其他几个大部族的战士为自己征讨外敌,而一旦动员起来,奥丁里的几个大部族,包括巴沙克族在内,都会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军团番号,比如巴沙克族的军团番号就是“赤雪”。

但是这个军团能有多少战力,就很难一概而论了。有的部族实力强,组建的军团里战士就多一些,有的部族实力若,组建的军团人数就少一些。

这样就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现象,历史上曾经有过这种先例:在一些帝国之间的大规模的战争,往往在动员之后,敌国会头疼的发现,奥丁帝国的军队实在太复杂混乱了。

有的奥丁军队,号称一个军团,实际上战力不过数千人而已。可有的奥丁军团,战力甚至可以达到十万之众!

而奥丁帝国的现状,帝国之内一共有番号的军团共有十多个,六大部族之中,除了索尔皇族之外,其他五个部族都有一个军团的番号。但是每个军团的人数,则从三万到六万不等。其中巴沙克族的赤雪军团,则有超过五万的战力。若是放在拜占庭,已经可以抵两个兵团了。

而皇族索尔族,则拥有三个军团,其中最近年来最赫赫有名的自然是黑斯廷统帅的黑旗军了,但是黑旗军的人数其实并不多,只有不过三万而已,和拜占庭帝国的兵团人数编制相近。而索尔族的另外两个军团,一个则是奥丁神皇亲自统帅的“神罚”,常年人数保持在五万左右,是奥丁帝国之内公认的最传奇最强大的军队,但是这支军队,只有在奥丁神皇亲征的情况下才会出动,平曰里只是在奥丁神城周围守护着皇都,绝不轻出一步,哪怕是在即可进入界面。界面中展示的人物奥丁帝国内部族内战的情况下,神罚军团也几乎没有参与过。

而近年来,奥丁神皇已经极少出奥丁神城一步,多年不曾亲征,所以这支军团的名声渐渐就被黑斯廷的黑旗军盖过了。

而索尔族的另外一支军团,则号称“雷云”,编制则一直都有十万以上,历史上甚至曾经有过人数超过二十万的颠峰时代。雷云军团则是索尔族的常备军了,每次战争都会出动,但是更多的则是在国内征讨叛乱部族的战争之中发挥作用。

初此之外,奥丁神皇还有权力根据战争的情况,征发其他一些除了五大强族之外的其他的小部族的战士,临时编制成军团作战,而且可以委派自己的亲信比如自己的皇子担任临时统帅。但是战争一旦结束,这些军团就会解散回到各自的部族去。

上一次和拜占庭的战争之中,皇子柯柯兰统帅的那个混编军团,就是属于这一种类型。

但是,为了表示对其他五大强族的尊重,奥丁神皇从来不会直接派人指挥属于其他五大强族的军团,不会剥夺其他五大强族对自己军队的指挥权。而其他五大强族的军团,也相对的更具有一些读力姓。

可以这么说,在奥丁帝国内,索尔皇族和其他五大强族的关系一直都是微妙而复杂的。

虽然有传说之中的奥丁的古代铁律的存在,各族必须奉索尔族为尊。但是毕竟在历史之中,也会出现索尔族经历过的一些没落的时代,其他强族实力强大起来,不尊从索尔族的号令,甚至有架空皇族的记录。但是毕竟根据奥丁的传说,哪怕是其他的强族强大起来,偶有压迫索尔族的记录,但是哪怕在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索尔族最没落最衰弱的时代,其他的部族也不敢真的就直接攻伐灭了索尔族这个被奥丁主神保佑辞赋的皇族。

而同样的,也会出现索尔族极其强大的时代,其他五大强族只能仰其鼻息,但是既便是这样,索尔族最多就是尽量对它们多加削弱,却也从来不会真的把其他部族直接灭了。

而当代的奥丁神皇,更是索尔族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天纵雄才的人物,本身个人的实力更是号称人间最强的绝顶强者,而在他的统治之下,索尔族也是实力强盛,其他五族更不敢有丝毫悖逆。但是奥丁神皇却并不是一个蛮横的独夫,他并没有一味的用武力去压迫其他部族,却展现出了既便让拜占庭和兰蒂斯的政治家们都钦佩的手段。

比如这位曼宁格,他的小女儿就嫁给了奥丁神皇的大王子,同时还和奥丁神皇以盟兄弟相称,而巴沙克一族,一直也都是最坚定的索尔皇族的盟友和支持者。

而当代奥丁神皇自己,他自己的母亲就曾经是另外一个强族的族长之女,嫁给了上一代奥丁神皇,他继位之后,自然对自己的母亲的母族也是多加照顾,而且他身上也流淌着一半的母亲母族的血统,自然母族也是全力支持他的统治。

六大强族,奥丁神皇自统最强的索尔皇族,同时巴沙克族和另外一个强族也支持他,统治如何不稳固?

一时间,在当代奥丁神皇的统治下,现在的奥丁帝国,几乎可以堪称是历史上奥丁帝国里六大强族关系最和睦最团结的时代了。国力强盛,而南方的临国拜占庭则饱受特玛军区制之苦,国力曰渐衰弱,近些年来,和奥丁帝国的战争之中,十战九败,渐渐的有些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样子了。

而这次出征的动员,奥丁神皇更是亲口对曼宁格这个巴沙克族的族长,这位自己的盟弟许下了一个诺言。

“赤雪军团沿阿尔巴克特平原走廊南下,穿过野火原直入拜占庭!我许你一件事!你长驱直入!赤雪军团所有攻占的地方,将来战后,都是你巴沙克族的领地!我索尔族和其他部族,一村一城都不要!占领下土地的拜占庭子民,都是你的奴隶,其他部族,都不许争夺!夺去下的财富,都是你巴沙克族所有,你一个金币都不用供奉给我!”

许下了这么一个天大的诺言,同时曼宁格又是奥丁神皇的盟弟,而且大王子又是娶了他的女儿,现在看来,大王子很有希望是下一任奥丁神皇的接班人选,到时候,自己的女儿就是皇后!而如果能生下皇子再被立为继承人的话……从现在开始计算,至少三代之内,自己巴沙克一族,都要和索尔族死死绑在一起了!

所以无论怎么说,奥丁神皇的诺言,他都绝对不会食言!

南下!所占之土归我!所占之民归我!所占之财富归我!

想起拜占庭帝国肥沃的土地,丰厚的财富,还有那潺弱的军队……让奥丁战士们如何不心动,如何不亢奋?!

这一次,曼宁格已经尽起巴沙克族的精锐战士,只留下不到一万战士守护家园,四万大军组成赤雪军团。

战前更是得到了奥丁神皇的秘令,拜占庭人发生内乱,自顾不暇,边境没有准备,军队都被拖在了内战的泥潭之中。所以曼宁格也是抛弃了所有的物资辎重,数万军队,只挟带不到十天的口粮,不惜一切代价疯狂行军南下!

只要冲进了拜占庭的境内,那些不设防的拜占庭绵羊们……哼,奥丁战士手里的斧头刀锋所向,害怕没有吃穿的物资么?

想到这里,既便是清凉的夜风也吹不熄心中的热血沸腾,曼宁格心中激动,忍不住跃马扬刀,大声喝道:“加速!加速!南行!!”

随着首领的呼喊,一个一个的小头目顿时纷纷应声,加急催促手下的战士们大踏步前进。

可就在片刻之后,忽然有人汇报,前面有己方的前锋骑兵派人送来紧急消息。

曼宁格微微一怔,心中也有些好奇。出征之前的情报显示拜占庭帝国国内不稳,皇室和地方军区总督已经水火不容,这次出征,敌国的军队根本不会在边境阻拦……自己这还没有走过野火原呢,哪里会有什么紧急情况?

随后,果然有奥丁战士骑驯鹿而来,正是自己派出的前锋骑兵。

曼宁格骑在自己的那头如银狮一般的奇骏战马之上,冷冷看着这个前锋骑兵战士:“怎么样?你们已经占领了野火镇了么?”

可对方的回报,却让曼宁格顿时一愣!

“我们前锋骑兵已经冲出阿尔巴克特走廊,距离野火镇已经不足十里了!却忽然看见的山上,树林里遍插旌旗,正是拜占庭军的番号。

“拜占庭军?”

曼宁格皱眉,面色阴沉:“你们看清楚了吗!”

骑兵回答:“看清楚了!派了几个兄弟试图靠近,可还没接近,就被乱箭射回来了。”

曼宁格神色冷峻,低头思索了会儿,眼睛里精光闪动,忽然抬头冷笑:“哈!装神弄鬼!想这样就阻挡我的大军?这么愚蠢的计策,以为我会上当么!”

他立刻对身边的随从部落的众多头领笑道:“这必然是拜占庭的边境小股游骑!发现了我们大军的行踪!他们没有力量阻挡我们,才会故意布置这种粗陋的计策来,想让我生疑,不敢进军?我曼宁格怎么会中这种低劣的诡计!”

他纵声大笑,身边的众多头领也都是随之符合高声大笑起来。

曼宁格傲然喝道:“传令!前军前锋,先踏平那座山林,把里面的那些敌军的脑袋都给我砍了来!我料定,敌军最多不过百十人而已!”

这曼宁格也的确厉害,不过略微一思索,判断出来的结果,几乎就和实际情况**不离十了。

可就在他发出命令的时候,忽然前面就传来了传令的奥丁战士的呼喝:“首领!前面又送来消息了!说……敌军派了使者来下战书!”

拜占庭军使?下战书?!

刚才还自信慢慢的曼宁格,顿时满脸疑云。

※※※夏亚单人匹马缓缓靠近奥丁军阵的时候,面前的这支赤雪军团果然是一支强军!虽然赤雪军团已经在曼宁格的命令下停止了前进,但是数万人的军队,骤然停顿下来,却丝毫不混乱,军队之中,那些彪悍的奥丁战士一看就是个个都是精锐,而且列队而立,无人喧哗嘈杂。

夏亚单枪匹马缓缓的靠近,眼看着面前一队一队雄壮的奥丁战士用满是煞气敌意的眼神注视着自己,千百条眼神射来,有的奥丁人更是咧嘴狞笑,手里的刀斧泛着寒光。

周围人山人海,虽然已经分出一条道路来让夏亚通过,但是刀剑如林之中串行,周围都是狰狞的表情,纵然夏亚胆子再大,也不由得心中有些惴惴,只是表面上却骑在马上,昂首挺胸,目不斜视,做出一副冷酷镇定的模样来。

军阵之中,一面高达数米的赤红色大旗之下,夏亚看见了曼宁格,而且立刻就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实在是曼宁格的身形太过扎眼了。

既便是在普遍身材高大雄壮的奥丁人之中,曼宁格的体形也算是极其彪悍伟岸的那一类,一头银发颇有几分狂野的味道,眼睛虽小,却满是精光闪动,双肩宽阔,一看就是一个武勇之士,更加上一身彪悍威猛的气势,站在他身边的其他人,都仿佛更矮了一截。

如果他不是曼宁格,谁还是?

夏亚面上故意露出冷笑,缓缓策马来到距离十步的地方停下,顿时周围就是一队身穿皮甲的奥丁战士围上来,用斧头架住了中间的夏亚,斧光闪烁,只要夏亚有任何轻举妄动,周围的数百把斧头就要一起砍下来。

夏亚眼珠转了转,看了看骑马立在大旗下的曼宁格,忽然就纵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这一声笑,故意用足了中气,笑声在夜晚之中随风飘出老远,更是洪亮浑厚,毫无惧色。

曼宁格瞧着夏亚,小眼睛眯了起来:“拜占庭军使,你笑什么!”

夏亚挺起胸膛,傲然大声道:“我不过是单人匹马而已,在这万军之中,要杀我,如碾死一只蚂蚁!可是贵军却如此紧张忌惮,刀斧加身,如临大敌,哼哼,实在不像是我罗德里亚骑兵口中传扬的劲敌赤雪军!”

曼宁格的眉头一挑,抬手一挥,顿时周围的持斧战士退开,曼宁格也纵马往上走了几步,和夏亚距离不过只有五六步的样子才停下来,平视着夏亚,过了会儿,才皱眉道:“你说什么?罗德里亚骑兵?”

“正是!”夏亚傲然挺胸昂首。

曼宁格嘿嘿冷笑两声:“听说你来下战书?战书呢?拿来我看看。”

夏亚面露不屑,冷笑道:“我们拜占庭铁骑军,说战就战,哪里要写那些乱文俗字!我说的话,便是战书!贵军忽然挥军南下,志在侵犯我帝国疆土!我军驻守边疆,已经探得你们的行踪!哼哼,既然这样,也不用废话了!当年我们两军曾经一战!虽然我军占了上风,但是事后听我们将军说,赤雪军不愧是奥丁强军,如果不是当时战局大势不可逆转,我军未必能获胜!这次你们既然又来了,那么大家就痛痛快快的,摆开架势,硬碰硬的干一场!看看是你们赤雪军厉害,还是我罗德里亚骑兵威武!”

说到最后,夏亚深吸了口气,陡然高声暴喝:“奥丁战士,可敢光明一战!!!”

可敢光明一战!!!

这句话顿时随风送出老远,只怕周围的奥丁战士都听得真真切切!眼看夏亚纵马在万军之中,气势雄壮,毫无惧色,加上夏亚本身就生的体格雄威挺拔,加上这份豪气,纵然是敌对立场,但是在敬重英雄的奥丁人看来,也有不少人生出几分敬意来。

随即,周围顿时不等曼宁格开口,就有巴沙克部落的其他一些首领高声喝道:“有什么不敢!”

“战就战!”

“我们巴沙克勇士,难道怕了你们罗德里亚人吗!”

“那就战吧!看看谁才是真英雄豪杰!!”

一时间呼喝纷纷,夏亚却面色冷峻,毫无一丝波动,眼神死死的盯着曼宁格。

曼宁格也是面沉如水,高高举起手来做了一个手势,顿时周围的那些叫嚷声全部消失。

曼宁格目光如刀锋一般,逼视着夏亚,眼神变幻,忽然一笑:“好大的口气!故做壮言!哼哼,这种粗陋的诡计,就想骗过我吗!”

他继续冷笑:“罗德里亚?哈哈!笑话!如果真的是罗德里亚骑兵来了,我赤雪军当然不惧一战!!定要罗德里亚骑兵一战之后彻底服气!以后望见我赤雪军大旗就望风而逃!!”他说到这里,却忽然话锋一转,盯着夏亚,一字一字冷笑道:“可是……你说的罗德里亚骑兵……哼哼,恐怕根本就不在这里吧!”

(未完待续)

〖三七中文.〗汉语拼音“三七中文”简单好记

小儿四磨汤
碧凯药业保妇康栓价格
潍坊治疗白癜风医院费用
友情链接
沈阳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