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视

得分农民医生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不看好的比斗

2020-09-16 来源:沈阳娱乐网

农民医生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不看好的比斗

“不错。”

“什么事情都可以?”

“不错。”

“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娶妻生子,然后看着自己的孙子出生,既然你这样说,那么我就去完成我的愿望去了。亲水码头3处”扬益呵呵一笑,故意调侃道。

“你敢耍我,找死。”眼神一凛,中川虎哥怒吼一声,双臂放下,猛然向着扬益冲击过来。

两人距离并不远,加上中川虎哥又是突然加速,扬益竟然一时间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即使他早就已经注意中川虎哥的一举一动。

只看到一条人影一闪,中川虎哥就已经到了自己身旁,扬益甚至连眨眼都没有来得及。

这速度,这力加入利用检索工具。主要利用搜索引擎工具来完成信息的任务。3. 邮件列表。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以邮件道,这角度……

扬益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虽然只是一个短暂的攻击,但中川虎哥表现出来的强大却是他前所未见的。

微微一个侧步,扬益勉强躲过中川虎哥冲击过来的拳头,同时右手成爪,狠狠向着中川虎哥的大头抓去,他判断这大头就是中川虎哥的软肋,也是他的弱点。

果不其然,扬益的攻击刚刚开始,中川虎哥就已经判断出意图,怒吼一声,中川虎哥猛然自怀中掏出上品长剑,向着他抓过来的右手划去。

不好,极品法器!

看到中川虎哥拿出法器,扬益就感觉到不好,只是攻击已经发出,哪里容得他马上收回。

眼看着光线直砍向手臂,扬益怒哼了一声,意念一动,右手臂中的金属溶液马上渗出,瞬间凝聚成一个银光闪闪的拳套,同时在拳套的前方,三根略带弯曲的利刃组成的利爪更是闪着令人恐惧的寒光。

完全不顾劈砍向自己手臂的极品法器长剑,扬益手臂猛的向前一探,一根利刃猛然倒卷,帖在自己的手臂之上,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同时其他利刃猛的延长至近一米,瞬间达到中川虎哥的大头前。

突然的变化让中川虎哥也没有料想到,慌忙中中川虎哥赶紧收回极品法器长剑,整个人也急速向后退去。

“你这是什么武器?”看着扬益手上已经恢复成利爪模样的金属溶液,中川虎哥惊奇的问道。

不仅仅是中川虎哥吃惊,就是比试场内所有人都被扬益这奇怪的武器震惊。

无论是什么武器,不管他们威力如何,但都有一个东西在制约着他们,那就是形态,一旦形态确定,他们将很难再改变。

但扬益的武器能够突然出现,完全没有借助任何物体,甚至通过虚拟屏幕,众人可以清晰的看到这利爪是自他的手中渗透出来,这绝对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但事情总有例外,在主看台上的东岛川宫院长不但没有惊奇,却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一直没有离开嘴边的棒棒糖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一切怎么这么像……希望我没有找错人。”东岛川宫院长淡淡的说着,但语气中却总是有着那一丝淡淡的担心。

一击没有伤到中川虎哥,扬益收回右手,听到中川虎哥的问话,他淡然一笑并没有回答,其实他心中此时也有些无奈,这个惊喜原本他是准备留到学院交流会上,没有想到今天第一个照面就被中川虎哥逼迫了出来。

“不论你有什么特殊武器,我也要杀了你。”中川虎哥色差内敛的吼叫着,同时身形猛的一晃,整个人在场变成一条虚幻的影子,眨眼间冲到扬益的身边。

“你有些害怕了?”扬益动也未动,感知力早已发挥至最大,中川虎哥的速度是他最忌惮的东西。

果真,就是散出感知力,扬益依然只能够捕捉到中川虎哥的一点点踪迹。

心头警兆突现,一股微弱的几乎不可察觉的微风吹拂过来,扬益猛的向后一个滑步,根本来不及看中川虎哥的方位,右手利爪猛的向微风吹拂过来的方向抓出,同时体内银色真气猛然运起,护住周身。

铛!

一声金铁相击的声音响起,扬益只感觉到右手猛的一沉。

方位找对了,但扬益此时却有些惊慌起来,在感知力中,中川虎哥竟然彻底消失了身形,就仿佛凭空消失一样。

感知力是精神力的附属产物,除了自己怀中的金属球,扬益第一次发现人体居然也能够躲过感知力的探查。

没有感知力,肉眼无法追上中川虎哥的速度,扬益此时就犹如一个盲人。

唰!

又是接连几道微风吹拂过来,扬益没有任何攻击的手段,左右躲闪着,右手利爪时而出击,将距离自己最近的微风截断,他开始了被动的防御。

“中川虎哥的速度……”

观看台上,观看的学员嘴巴同时张的大大的,一个个断断续续的问题出现期间,但却没有人能够给予回答。

主观看台上,东岛川宫院长眉头也皱了起来。

“你我和他比怎么样?”压低声音,东岛川宫院长轻声询问旁边的夏折宽副院长。

“他不行。”张保仔院长没有如往常一样断然回答,而是稍稍的迟疑了一下,这才给出答案。

“但天级上品境界修神者已经很少能够战胜他,可以说他已经站到了天级上品境界修神者境界的顶端,哎!希望他能够手下留情。”东岛川宫院长无奈的说道。

“必死!”副院长也微微的叹了口气,张口吐出让东岛川宫院长有些不愿意接受的事实。

“没有意外?”东岛川宫院长尽管自己早就已经有了答案,但仿佛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安慰的借口。

“没有。”夏折宽副院长的回答中充满了悲伤,但这也是他所预知的事实。

一方是狂风骤雨般的攻击,一方是连目标都找寻不到的消极防御,其结果很明显,扬益自己也非常清楚,但短时间内他无法找到更有效的方法扭转自己的劣势,而且中川虎哥交手就用上全力,显然早就已经有所准备。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表面上看似扬益成功的防御了中川虎哥的攻击,但他自己心中清楚,中川虎哥在谋求最强的一击,而那一刻也是决定生死的时刻。

微风吹来的越来越多,渐渐这些微风已经不如之前那样需要隐匿踪迹,眨眼之间,扬益的周围到处都是微风吹起的乱流,他通过微风判断中川虎哥攻击的难度越来越大。

凭借着感知力,扬益依然没有乱了手脚,每一个躲闪都是那么精确,每一次利爪的出击都让中川虎哥的攻击为之一窒。

微风越来越大,渐渐形成旋风,以扬益为中心开始旋转起来,中川虎哥的攻击变的越来越难以琢磨,扬益只能够在中川虎哥的攻击的瞬间才能够微弱的感觉到,防御也变得越来越艰难。

中川虎哥在等待,等待着扬益露出破绽的一刹那,而他何尝不是在等待,他清楚的知道在对战之中,尤其是生死之战,任何的心神的疏忽都会变成致命的伤害。

旋风越来越大,扬益的防御也越来越难,中川虎哥明显是在不断的逼迫着他,逼迫他犯错误。

突然间,扬益停止了一切的攻击,在他看来中川虎哥的那些攻击完全就是在引诱他做出反击,以达到耗费同样体力和真气的目的。





丽江白癜风权威医院
抚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漯河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
沈阳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