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

天才相士 第一百八十二章 黄金滚滚 下

2020-03-10 来源:沈阳娱乐网

天才相士 第一百八十二章 黄金滚滚 下

程文diǎn了diǎn头,脸上一幅心有余悸的样子,道:“是有一股凉气朝人扑了过来,感觉像是掉进了冰窖里边一样,从头到脚,从外到里都觉得瘆人!”

“果然如此。行了,你们回去好好休息吧。少瑜,我们走,我看这地方咱们还是别开发了!”林白diǎn了diǎn头,话一説完,扯着何少瑜,便要往医院外走去。

看到林白这么一问话,转身便要走,程族长急忙追了上去,一脸诚惶诚恐的模样看着林白,急声问道:“林大师,您怎么突然要走啊,我们村子里面这事儿您还没帮忙化解呢!”

“程族长,不是林某不想帮忙,只是你们祖坟之中已经形成了阴煞之气,林某实在是爱莫能助!”林白脸上露出一抹苦色,叹息道。

程族长闻言一愣,惊慌无比的看着林白颤抖着声音问道:“林大师,您要不救我们,那我们村子可真就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老朽给您下跪了,求求您救救我们程家村吧!”

“程族长,千万别行这么大的礼,我林白实在是承受不起!”林白説着话,伸手便要去搀扶在地上的程族长,但无论他怎样用力,程族长都死活不从地上起身。

林白看着程族长的模样,叹了口气,慨然道:“也罢,既然程族长你如此信得过林某,那我就勉力一试,成与不成只能看天数了!”

何少瑜在一边看的是心底直乐。程族长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但是他是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的。林白此时的做派不过是给他们这群人演一出戏罢了,要不然这些人如何肯让他们那么轻易的就把那些满是黄金的棺材运下山。

程族长听到林白应允下来当即大喜,转头宽慰了几句屋中的这些青壮男人之后,便带着林白重又回了程家村,而且一路上更是xiǎo意盯着林白,那眼神犹如是生怕林白飞了一般。

既然事情已经定下,林白便也无所顾忌,到了墓地之后,装模作样做了法事之后。便让何少瑜打找关系从番禹市区调来了一队建筑队,让他们重新开始挖掘这墓地。

墓地之中的阴煞之气其实稀薄无比,只是因为程家村中人的体质原因,所以才会出了这样的变卦。何少瑜此时找来的这建筑队成员都是一些气血方刚的xiǎo伙子,干起活来虎虎生风,哪里有半diǎn儿程家村人一开墓就晕倒的模样。

而且林白为了安全起见,更是借用脑中的传承秘术,在这墓地摆了一个化解煞气的xiǎo型阵法。原本墓地之中的阴冷气瞬间便荡然无存。看到这一幕,呆在一边的程族长不禁啧啧称奇,对于林白的本事更是信服不已。

xiǎo伙子们手脚快,不过只用了半天功夫便将这墓地彻底挖开,除却了程了程家祖宗的灵柩之外。林白diǎn了diǎn,不多不少挖出来二十口空棺材。

强忍住心头的激动,林白走到那程族长身前,轻声道:“程族长,这些空棺材在风水学上对你们墓地极为不利,我让人拉下山去处理掉,您老人家没有异议吧?!”

事情一步步发展的都如此顺利,程族长对林白的话自然是听信无比,没説二话便把这事儿拍板定了下来,老族长都这样説了,程家村的人更是不敢説半diǎn儿违逆的话,而且这么多空棺材留着不但没用,也着实晦气,他们自然乐得林白处理这些东西。

林白把事情定下来之后,何少瑜便让工人把这些棺材给抬到山下已经征调过来的汽车上,虽説棺材奇重无比,这些工人心中也有些奇怪。

但是他们也亲眼见到这棺材里面是空的,也就没多想,而且何少瑜更是大方无比直接给了双份工钱。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只要给钱这些人又哪里管棺材里有什么玩意!

墓地之中的棺材全部起出之后,程族长拉着林白要林白帮忙给他们程家看一处风水宝穴。平白无故得了人家那么多的金锭,林白自然也不好不给人家diǎn儿好处。

没説二话,林白便陪着这程族长在周围的山上转了一圈之后,还真让林白找到了一处水沙交汇,主人丁兴旺的一处曲水朝堂的风水宝地。

程族长自然是千恩万谢不已,林白谦恭一番帮着他们把灵柩安葬好之后,看到一边的何少瑜冲他使了个眼色,便知道棺材的事情他已经办好了。和程族长寒暄了几句之后,便跟着何少瑜匆匆下山回了别墅。

到了别墅之中,院子中已经是堆满了棺材,看上去恐怖无比,别墅中的三个女人生怕晦气冲撞自己,便呆在阳台上死活不肯下楼。

“林白,你没由来的拉回来这么多晦气东西做什么,难不成是学相术学昏了头,想要晚上睡在这棺材里面?!”见到林白回来,贺嘉尔捂着鼻子便对他一顿抢白。

“晦气,等会儿你们就知道这东西晦气不晦气了。”林白抬头看着阳台上的三个女人嘿然一笑,然后冲何少瑜道:“斧头给我!”

从眉开眼笑的何少瑜手中接过斧头之后,林白运足了劲,朝着那棺材板便用力劈了下去,‘嘎嘣’一声脆响之后,棺材的夹板便断裂开来,黄灿灿的金锭哗啦啦的便从里面滚了一地。

此时正是正午时分,阳光无比刺眼,照在这一地的金锭之上,院子里更是如同铺了一层金砖一般,再配着何少瑜原本对房子的布置,看上去那叫一个霸气,简直能跟四九城里的金銮殿比了。

眼看林白一斧头下去,便带出来一大堆的金锭,阳台上的三女伸手捂着嘴,看的是目瞪口呆,几乎有diǎn儿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黑乎乎的棺材怎么突然就变得跟个聚宝盆一样。

金锭在太阳的照射下,闪现出一种金黄色的光芒,刺得别墅院内的诸人眼前发晕。

“这……这些都是黄金?”任凭是夏xiǎo青这种见惯了钱财,心性无比恬淡的女人在这么一大堆的黄金面前,説话都带上了一些颤音。

“不是黄金还能是什么东西,难不成我会把一堆黄土疙瘩拉回来?!”林白笑道。

听到林白这话,阳台上的三女哪里还顾得上棺材晦气这事儿,一窝蜂一般从阳台上冲了下来,拿着那金锭呆怔不已。

夏xiǎo青是三女之中对这些金银器物之类的东西了解最深的人,从地上捡起了一块金锭放在眼前端详了一会儿之后,然后伸手在那金锭上用力掐了一下,等看到那金锭上出现了淡淡的刻痕之后,转头看着贺嘉尔和宁欢颜怔怔道:“真是黄金,而且还是纯度极高的黄金!”

“别説了,赶紧的把这些黄金给弄进屋子里面再説,都堆积在外面,万一被哪个看到了,谁不准会生出什么事端!”林白转头对着看着地上黄金傻笑不已的诸人,急声道。

财不露白这件事情但凡是个华夏人都清楚,何况面前的堆积着的是这么一大堆的黄金,恐怕不管是什么人看到都要动一diǎn儿歪心思。

听到林白这话之后,夏xiǎo青她们顿时慌乱起来,急匆匆的将院子中的黄金搬进了屋内。贺嘉尔更是把自己每日称体重的xiǎo秤给拿出来统计这些黄金的重量。

一直到了夕阳西下,暮色渐起,林白他们才把院子之中的黄金悉数给搬进了别墅里面。一行人累的是气喘吁吁,但眼中却都是闪烁着异样的光芒,直到今日他们才终于明白钱多了还真是一种负担,但就是清diǎn这一项就能把人给累个半死。

“我统计了一下,这批黄金总重是……”贺嘉尔故意卖了个关子,然后等到诸人眼巴巴的望着她之后,这才得意道:“总重两吨!”

两吨?!听到贺嘉尔这话,瘫软在地上的诸人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两吨是个什么概念?!要知道华夏的黄金储备量在几年前不过是六百多吨,直到最近几年才冲破了千吨大关。而且现在正是金融危机时期,黄金的价格在国际上更是突飞猛涨,国内已经达到了三百八十元一克的天价。

按照这个价格算下去,这两吨黄金的价值在76亿元之多,就算是按照人头平摊下去,他们这几人一人也可以分到15亿,瞬间便跻身亿万富翁俱乐部。

“我滴个乖乖,那我们这几个人不都成亿万富翁了?”贺嘉尔抠着指头算了一遍之后,倒抽了一口凉气,转头看着屋中的几人怔怔道。

别説贺嘉尔,就连林白自己都愣住了。亿元富翁俱乐部,多少人梦寐以求挤破了脑袋,都无法迈出的一步,居然就这么轻易而举的被他给跻身其中。

“恐怕你玄清真人想破头都想不到你处心积虑坑我的这招,居然给我送了这么一大笔黄金。来而不往非礼也,也是时候收你的狗命了!”林白冷笑一声,转头望着远处轰隆声四起的山头,喃喃道。

温州治疗癫痫病方法
贵州妇科专科医院
山东男科医院咋样
友情链接
沈阳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