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艺

萌娘星纪 第141章 烟雨流言

2020-02-15 来源:沈阳娱乐网

萌娘星纪 第141章 烟雨流言

“你们退下吧。”

唐皇唐明世挥了挥手,示意后花园的众人退下。

弹着古筝的少女盈盈起身,绸缎长发如水流展,在歌姬簇拥下缓缓离开,唐明世愣愣看着少女的身姿,目光竟是舍不得离开,也不顾妃子诸多哀怨的目光。

很快,后花园就空空荡荡。

灰袍道人走上前来,说道:“陛下如若喜欢这女人,直接取下做侧妃就是了。”

唐明世正直血气方刚的年龄,一颗雄心在怀,听到灰袍道人的话,他清醒了一些,拿出五龙铜觥杯,品了一口香醪,淡化刚才的失态。“此女如今在长安享有盛名,是官爵门阀的宠儿,朕这样强取了岂不是让朕很没面子。”

“普天之下,莫非王臣。这些臣子若敢笑话陛下,杀了便是。”道人不以为意。

此道人名叫吴图南,法号无天道人,是皇室御用道人,专职炼丹之术,曾侍奉过太祖皇帝,地位崇高,便是当今皇室一族见了也要以礼相待。当年唐明世以十八岁突破到灵肉合一的武圣,三十岁便达到大雷劫夺下皇位,除了皇家背景外,他的丹药也是功不可没。

唐明世说道:“和无天道人比起来,朕可没道人那么威风,随心所欲,这一国之君说得好听,但却是处处要顾虑,为国着想。”

“为国着想还不是为了自己权力私欲。”吴图南面带讥笑,这皇帝心思他岂能猜不出来,听说最近那个长安君功高震主,势力越发庞大,恐怕是想找机会剪除吧。

唐明世理所当然的说:“无权则无国。”

“本道只是无天。”吴图南哈哈一笑。

唐明世讪然,大重王朝里敢和他这么肆无忌惮说话的也只有眼前的道人了。

吴图南说:“本道炼丹说起来也为了自己私欲,不说也罢。”他随手一番,现出一颗灿灿金丹,丹有龙虎胎息,是最为精纯的内丹。

“无天道人,这龙虎造化丹是成了?”唐明世眼前一亮。

“勉勉强强,大小雷劫里六重小劫,三重大劫,能助你是没有问题的。”吴图南说。

唐明世大喜过望小心翼翼接过丹药,即使是大重王朝国君,面对如此上品丹药也不由欢喜的如同孩童。

“本道最近要炼的‘璇星玑辰丹’有所突破,还想请陛下帮本道去寻找几味材料。”

璇星玑辰丹据说是吴图南所学炼丹术的终极炼丹术,一生追求,他在大重王朝几十年来为皇室效力也有这个原因。

传说此丹能参透‘星将’的秘密,唐明世隐约听说过,也不好细问。他不敢怠慢,应承了下来。

吴图南满意点头。

临走前,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听说神武举上有人做出寒山拾得问的名句?”

“正是长安君的子嗣。”说到这事,唐皇面色顿时一沉。

吴图南一笑,看出来这件事让这个大重皇帝很不痛快。

“此话震惊了万寿寺,想不到连无天道人你也惊动了,此子果然很有慧根啊。”唐明世目色。

“万寿寺修禅家百年,经典无数,这第一句让本道有兴趣的竟然出自旁门少年之口,有趣的很。”

“有时间本道倒想看看他。”吴图南略有思索:“说不定对本道的有所参透。”

“按照时间,他应该也要来长安,陛下可不会想去扼杀他吧?”吴图南眨了下眼。

唐皇露出一丝苦笑,他倒很想,可是听说派出截杀的四大客卿里小雷劫修士都了无所踪,再想杀他,必然要派更强大的修士,到时恐怕全朝惊动了。

“此子看来说不定真能夺得神武状元啊。”吴图南意味深长。

“那朕就要拭目以待了。”唐明世不以为意笑了笑,显然不是很担心。

吴图南转身,踏歌离去。

待他离去后,唐皇的表情立刻变得凝重。

陈默在靠近长安还有一天的路程时下了飞车,身为国都,长安律法森严,严禁任何修士在长安上空擅自飞行,尤其皇宫方圆十里任何修士御剑靠近都是死罪。当然,以陈默的身份,这点律法还没办法约束他,不过陈默也不想太过暴露,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此时适逢殿试开考,大重王朝所有州郡进士都要聚临殿前,接受皇室钦点,不过要真想踏上金銮殿却只有前三名才行,此刻,各路人马都集聚长安,大小马车,船舰如长龙自四面八方而来,场景十分壮观。

陈默一边漫步,一边运足神鹰眼力,如今他的‘心学神念’已经有所火候,神鹰眼力使用已经到了一个新境界,一马平川之地能目视千米,洞若观火。

陈默打量着所有参加殿试的举人,对神武举也好有个准备。

能进入殿试的举人几乎都有顶上三花的实力,只是像陈默这样达到灵肉合一武圣境界的却是少之又少。不过也不奇怪,三花聚顶的武圣本来就需要大阅历,大经历和大磨砺才能达到。

陈默有两世经验,又有三星契约,甚至对手都是赫赫有名的煞星,像他这样的经历,能达到武圣也不奇怪,其他武者根本就做不到。

想到这,陈默想起了那个大重王朝不出世的绝顶天才江烟雨。

“听说她已经超脱武圣,甚至有击败雷劫高手的实力,不知道她又经历过什么。”陈默暗暗沉思。

有江烟雨存在,任何天才都要黯然失色。

这位烟雨郡主可是当今名声仅次于皇室星将恒温的。

正寻思着,前方突然传来了一阵叫骂声。

“你这刁民,居然敢污蔑我们烟雨郡主,好大的胆子。”

陈默一看,路上围满了一群上京的武者,一干人破口大骂。

陈默走过去,一看是一个华衣绸缎的青年正在训斥,这青年穿着华服,带着腰佩宝玉,气息两花隐现,在他旁边一干朋友也是一身华贵锦衣,器宇轩昂,这些一看便是贵族子弟一个个怒目圆瞪,气愤至极。

被咒骂的是一个面黄肌瘦的男子,衣着朴素,没少经历过磨难,面对这些少爷威逼,这青年也是十分有骨气,毫不示弱。

他们的吵架引来了一群看热闹的武者。

“我哪里污蔑她了,江烟雨若没有那几年的经历,怎么可能超越顶上三花,分明是包庇,作假。”青年据理力争。

那带头的绸缎青年不屑笑道:“你这无知之徒也就是见不得烟雨郡主天赋绝伦,枉你为进士,真是丢了我们的脸,快点道歉。”

“信不信由你,烟雨郡主被隐藏了年龄,不然她绝对不可能参加殿试。”青年理直气壮。

他的话让众人鄙视,在任何人耳里,他的愤懑都像极了那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

烟雨郡主在大重王朝的年轻武者眼中可是一代偶像,他这么说就把在场很多人都得罪了。

“大哥,这小子嘴硬的很。”

“教训他一顿,居然敢污蔑烟雨郡主。”

“让他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几个门阀弟子露出冷笑。

青年撇了一眼围观的众人,傲然说道:“你公然造谣污蔑郡主名声,我白沙王王之子唐伦今日就给你点教训,我看你殿试也不要参加了。”

“白沙王之子?”

“原来是世子。”

“白沙王之子听说极度爱慕江烟雨,这小子要吃苦头了。”

众人哗然。

白沙王当今圣上同母姐姐,封邑在白沙州,所以称白沙公主,神武举榜眼入赘于她,后封亲王,相当有名,武功卓越。陈默听到他话,分明是想敲打这个倒霉的人立威,博得维护烟雨郡主的名声,不由皱起眉头。

唐伦大手一挥,身形一展便朝他扑去,好似凌空飞起,一掠过来,在扑过来的瞬间,指啄成为鹤嘴,手臂内缠,烈风鼓荡,扑面而至。整个人宛若一只巨大的仙鹤正面扑击,一手鹤啄去对方要害,奔着废了对方而去,他的气息引而不发,既是防御,又是伺机,意境浑然一体,显然武技达到了拟形巅峰‘人拳合一’的地步。

仙鹤形!

白沙王的绝技,一招‘鹤舞白沙’也曾威慑过南方。

那青年一看,面色一变,吐出一气,现出圆满精花,两双划圆挡了过来。唐伦的这招‘仙鹤掠水’属一流武技,炉火纯青,寒族武者哪里挡得住。

手指一啄,青年登时面色猪红,受了内伤,第二手接踵而至啄去喉头,唐伦摆明要将他重伤不起,失去说话的资格。

陈默一看他下手这么歹毒也不能坐视不管。

眼看手指啄来,青年面如死灰,就在此时,一只手横空出世,将其拦下,此手如云如雾,轻轻一拨,看似凛冽白鹤宛若穿入雾中迷失方向,唐伦大吃一惊,另一手立刻摆出防御。

一股玄妙力量把他一推,就把他推了出去。

“同是殿试举人,阁下出手这么重这是在无视律法吗?”

陈默冷冷说道。

“你是谁!!”

唐伦惊怒不已,他的仙鹤掠水同辈里少有人能挡,这家伙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招式居然轻飘飘化解了他的攻击。

“只是看不惯的路人而已。”陈默平淡的回答。

唐伦几个同伙三花现出,每个都有三花境的实力,怒视眈眈的盯着陈默。

陈默的气息全锁,内敛入微,反而让他们觉得深不可测不敢动手。

“你和这污蔑郡主的人是一伙的?”唐伦道。

“他说的话在下也不认同,不过天子脚下,但若真想报复,殿试里有的是机会,你这样以为能得到郡主赞扬却是触犯殿试律法,就不怕惹恼了皇室吗。”陈默道。

唐伦阴晴不定,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知道事情闹大了就不好收手,他狠狠说道:“你的样子我记住了,殿试中,必然要你们为污蔑郡主付出代价!”

陈默无语,心说我可没污蔑她啊,不过这厮给自己找台阶下,他也懒得辩解了。

小孩积食用什么药好
锦州十佳白癜风医院
中山妇科医院
友情链接
沈阳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