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影

br乐莫乐兮新相知节能

2020-10-24 来源:沈阳娱乐网

“乐莫乐兮新相知,悲莫悲兮生别离!”别离之苦是天地间的致命之悲剧。许白报恩之真爱感天地,梁祝化蝶之绝恋泣鬼神。没有别离没有苦,爱情悲剧也就没有了悲剧的味道了。

佛家把别离之苦列为人生的所谓的大苦大悲之中,足见别离之苦杀伤力有多厉害。段郎中了别离之毒,天下无药可解,无医可治——唯一的办法,就是按照博学通神的听雨轩主人阿鹃的建议,找到段郎至爱的女人,由她来导引出淤积于段郎内心的别离之毒气,或者能有一线生机。

雪琴感激听雨轩主人在危急时刻想出了救段郎的办法,在对她佩服的同时,也产生了无限的好感。雪琴是个天下少有的奇女子,在段郎的一众妃子争风吃醋的斗争中,她是唯一的例外——既没有要王妃的封号,也没有要王妃的待遇。她就那么默默无闻地跟在段郎身边,做了段郎的贴心女人,她为段郎付出最多,但得到的和付出的也是相当的——这么多年以来,雪琴和王爷在一起的时间最多,获得王爷恩宠最大,对王爷的感情也最深!

女人对负心男人的恨是最彻底的,因为女人对男人的爱最是无私无畏的,当她全心全意地爱着你的时候,你就是她的一切;当她死心塌地的跟你的时候,她的一切都是你的;但是,如果她一旦要和你说再见了,她的所有的仇恨的怨气都会发泄在你的身上,身不败,名不裂,不足以消她的心头之恨!只要有雪琴在,段郎就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多少年来,雪琴为了爱段郎,不但牺牲了个人的利益,甚至愿意失去自由的生活。她对段郎可以说是做到了无微不至的关怀,周到细致的照顾。没有心细如发的女人死心塌地的为段郎做事,以段郎那花心、粗心的性格,恐怕再有几条命也不够赔了!

听雨轩主本事之大,在江湖女人中难找出其右者,就是这样一个清高的女人,也暗自对花心王爷段郎产生了好感,而她对段郎的爱慕之心是早就让雪琴感知到了的。这事情要是别的女人知道了,一定会很不情愿地滋生出许多的事情出来。可温柔贤惠的雪琴,克制自己的爱,把自己心爱的男人让给爱慕他的女人去照料,还故意给他们制造单独呆在一起的机会。雪琴曾经在和段郎开玩笑的时候说:“王爷,我算是王府里最后一个完人了吧?我有温柔、有美丽,有品德、有才气。按照您的标准,就是德才兼备的四有新人了。可我怎么会没人要呢?我怎么老是嫁不出去啊?”

段郎说:“雪,你要是愿意做王妃的话,恐怕早就做得不耐烦了。是你不愿意啊,怎么说是没人要你呢?有我在,谁敢娶你呀,他,不担心自己的脑袋搬家吗?”

在听雨轩主人的后花园的提座雕花亭子里,雪琴回忆着过去,沉浸在幸福之中。

段郎和阿鹃在房间里,很快就由段郎打开了僵硬的局面。段郎象征性地要起床,阿鹃怕段郎有闪失,急忙到床前来,扶着段郎:“王爷别乱动。您还很虚弱,需要继续调养……”

段郎见阿鹃的手抚摸着自己的肩背而没有离开的意思,就索性靠在阿鹃的身上,两个人就自然地拥抱着在一起了。

段郎为什么招女人喜欢?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但是,阿鹃喜欢段郎的理由很简单——不是爱段郎的风流,也不是爱他的帅……小小的大理国的王爷怎么会在阿鹃的话下?她看上的是段郎的这人的心……没有哪个女人不喜欢多情的男人的爱的。段郎是愿意为女人付出自己的真心的男人!

只有爱美人不爱江山的男人,才最讨女人的欢心……女人怎么会喜欢为了政治利益连自己的女人都可以送给别人的男人?!

阿鹃及时向段郎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情,希望段郎能分给自己一些爱。

段郎说:“鹃妹妹,我别的什么都没有,就是爱情资源还比较丰富。好吧,为了表达我对妹妹的爱的感谢,我为你填一首词,您看如何?”

听雨轩主人本来就是爱慕段郎的风流和儒雅。听说心上人要为自己留下墨宝,欢喜不尽,赶忙去准备文房四宝,亲自为段郎磨墨、铺纸、洗笔,扶着才解了别离之毒的虚弱的段郎,来到书桌前。段郎提笔,凝神思考了一会,写道:

明如月,静如月,此生常作他乡客。伤离别,倾城国,江湖虽远,美人在侧。色,色,色!

箫声咽,词一阕,红颜知己红尘得。狼烟熄,烽火灭。旅途寂寞,为何逼迫?惑,惑,惑!

听雨轩主人虽然是女流之辈,但她能成为一方之名流,在江湖上有着极高的声望,也决非浪得虚名。她于琴棋书画,诸子百家等都有很深的造诣。尤其是精通音律,对诗词曲赋多有学习心得。她看到段郎的书法,得二王之神髓,孕颜柳之风骨,俊逸潇洒,多姿多彩。从内心喜欢段郎的字了。

段郎觉得和听雨轩主人这样才女中的才女交流,自然是赏心悦目的事情。段郎一向认为,能为心爱的女人写作乃是天下最愉快的事情。他和听雨轩主人对陆游和唐琬的爱情故事和二人的沈园诗词进行了探讨。段郎的卖弄文才,激发了听雨轩主人的争强好胜之心——女人,在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是很要面子的,于是,她也继续对段郎的新词进行了品鉴:观陆唐二人之作,已经是 中的珍品了。千百年来,没有人能出其右者,选择这样的题目填词,本身就体现了王爷敢于突破困难的勇气。

段郎说:“女主过奖了。本王其实是真心地为爱我的女人所写的,因为情真,所以文切。别的就一无所取了!”

听雨轩主人道:“王爷别谦虚哈。要说难倒真的是难了,但是要说这词呢,应该更重感情——因为词是抒情文学,‘情欲其缠绵’、且‘以艳丽为本色’、‘立意贵新,设色贵雅,格局贵变,言情贵含蓄’,我看王爷此作,没写情而情浓,未设色而色雅,如骄马弄衔而欲行,灿女窥帘而未出,得填词之三昧矣!”

段郎道:“谢谢鹃妹妹的鼓励。本王粗懂音律,请为妹妹吹一曲,如何?”

听雨轩主人道:“那好啊,有机会雅聆王爷的妙曲,我愿意为君伴舞……”

于是,段郎取出玉笛,吹奏《钗头凤》。

听雨轩主人则轻歌曼舞,两人在其间自得其乐。哪知道危险正步步逼近了。

这次是杀段联盟的副盟主红月亲自出马,率领手下三个女杀手,把段郎所在的地方控制死了。她们她在段郎和听雨轩主人在填词的时候就潜伏到了可以击杀段郎的位置。但临行前,两位母亲反复交代,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必须要把段郎活着带回移花宫。

段郎传奇之《蝶狂蜂狂》第五章韵最娇(2)

这里是听雨轩主人的地盘,无论有什么人来都不可能逃脱她的眼线和布置。但是,女人在恋爱的时候,往往是防守最空虚的时候,也就是最容易被攻击的时候。她只顾着和段郎去谈论诗词,附庸风雅而没有加强戒备。连平时最细心的雪琴也因为为段郎解毒而疲惫,对这里的布防有所疏忽。

客观上的原因是来人太厉害了。一般的布防对她根本就难以起到作用。

来的是移花宫杀段联盟的副盟主红月,红月虽然只是江湖上才出现的人物,却也是江湖上少见的厉害人物!不是想寻短见吧?”他那头又故意靠近我

由于受到长辈的影响,红月对杀段的事情认为是神圣的使命。盟主篮虢也将此行的任务看得非常重要,一直在研究怎么杀段。因此,还没有见到段郎的时候,红月对段郎是很憎恨国外互联巨头对未来各有志向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了段郎以后,才发觉这个什么王爷好象并不那么讨厌,反而觉得在哪里见过,很亲切的样子,甚至有一种想上前去亲热的感觉。

但母命难违,即使不能把段郎带走,段郎变成了死尸也必须带回去的。

段郎早迟都要成为自己的手下败将,胜利者对失败者始终保持同情心理,所以,在没有带走段郎之前,就让他再风流一回吧。

看他能花心出什么花样来!看看花心的王爷,他的心到底是怎么花的?

红月看到了段郎,听了段郎和阿鹃合作表演的《钗头凤》,尤其是听到段郎解说的时候,涕泣如雨,对自己所爱的女人的那样一种痴情,让红月对段郎的看法大为改观。

直到段郎和听雨轩主人谈论结束。进了房间歇息,红月才发动进攻。

她首先把正在给段郎喂药的听雨轩主人制服,段郎已经是手无缚鸡之力,见了红月,也没挣扎。只是笑道:“小姑娘好漂亮。真像,真像!你别伤害这个阿姨。我给你走……”

就这样轻松愉快地结束了战斗。

段郎即将被红月悄悄带走。

可是,红月她们还是忽略了段郎的敌人实在太多了。

潜伏着的另一拨杀手,就不是这么好对付的。他们要的是段郎的性命。本来是想让杀段联盟的和段郎先拼杀一场,他们好坐收鱼翁之利。但见红月巧妙地取得了胜利,双方的势力都没有被消耗,就起了夺取胜利果实的野心了。

于是,一蓬暗器直打向段郎,红月离段郎最近,即使用了移花宫的移花接木,也还是有一枚暗器打中了段郎的肩。段郎“哎哟”一声大叫,惊动了正在沉思的雪琴。

红月迅速地击败了暗藏的杀手,带着段郎撤离了听雨轩。

等雪琴匆忙赶到阿鹃的闺房里,发现阿鹃被点了穴道,昏迷在床上,用来给段郎喂药的碗甩在一边打碎了。

雪琴救醒了阿娟,问她,她也没看清楚段郎是被谁劫走的,更不知道段郎在哪里。

雪琴仔细地留意每一个细小的地方,在阿鹃的身边找到了一个小纸团,展开一看,上面写着:“段王爷被我们带走了,你们别来找!——杀段联盟。”

这本是暗藏的车迟国杀手用来转嫁杀段联盟的纸条,结果成了寻找段郎的线索了。

阿鹃醒来,看见雪琴在望着纸条发呆,看了看,也不知道这个杀段联盟是个什么组织。觉得自己弄丢了段郎,很过意不去,不断地给雪琴道歉。雪琴说:“好妹子,我们的段郎如今落在杀段联盟的手里了,令我们投鼠忌器,你说该怎么办?”

“当然是去救他啊?段郎哥哥是从我手里给丢失的。我如果不去救他,这一生都不得安宁的。”阿鹃说,“雪琴姐姐,咱们一起想办法救救段郎吧?我知道您也是爱着他的……”

雪琴道:“好妹妹,我与段郎血肉相亲,生死相连……我也想去救他啊。可我们现在的势力,不足以和杀段联盟对抗,因此,不适宜硬拼,我们还是找帮手吧。我让小丸子回大理去请救兵了——大理段氏的六脉阵法,必须由六个高手合力,才可以把整体功力提高到三十六倍!有了六脉阵法做后盾之后,我们大家一起去营救他!”

阿鹃道:“不好,不好,这样太慢了。我一刻钟也待不下去了!我要立刻就出发去救他!我有几个好朋友,他们在江湖上赫赫有名,一定能帮助我们的!”

雪琴道:“现在敌强我弱,敌暗我明。我们的每一步行动都要考虑周详。”

阿鹃道:“小妹一切听从您的吩咐!我的庄园里有三个高手可以调动,她们是古石、璇玑和海龙。”

雪琴说:“杀段联盟的后台是移花宫。对付移花宫这样的组织,人去少了不行,去多了也没用。如果有三个高手,就先调出来用吧。我们首先得搞清楚段郎的下落,才好实施我们的营救方案。”

阿鹃道:“好,只要姐姐为救段郎需要,我的一切都可以拿出来,就是要我的命也在所不惜!不过,我们怎么找段郎呢?”

雪琴道:“段郎绝顶聪明,他一定会想办法给我们留下找他的线索的。我们走吧,我已经看到段郎留下的秘密信息了。”

有了三大高手,雪琴才发挥出了天才的指挥才能。其实,平时,段王爷的许多政令,都是出自这位天才的女诸葛。所以,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个伟大的女人。段郎曾经对雪琴说:“孤之有雪琴,犹鱼之有水也,犹刘玄德之有孔明也!”足见雪琴在王府中的重要地位。

按照段郎留下的暗号,雪琴她们很快就追踪上了杀段联盟的人。原来,自从小玉杀段失败之后,杀段联盟迅速派出了温柔、琥珀、红楼和蓝梦四个玛瑙级别的杀手出来抓段郎。这温柔乃众玛瑙之首,她对姐妹们说:“我们的目的是要保证把段王爷安全地带回移花宫去,所以,除了大理段氏的六脉剑阵,我们还得小心江湖上大理段氏的亲朋好友和世交。”

“这一带都有哪些大理段氏的友好家族呢?”

“出发钱,宫主早就派人出去拿了言语了,只要大理段氏没有人来,没有人敢跳出来得罪我们的。”

“一般的实力小的当然不敢和咱们正面对敌,没有大理段氏的六脉剑阵,那些人会远远避开咱们的,但是,一些力量强大的对手可不在乎咱们,因此,特别不要轻易暴露行藏,以免惊动了段王爷的好朋友一玄大师。目前来看,只要瞒得过他,段王爷就在我们的掌握之中。”

——移花宫蓝花和红叶两位宫主派出了这么强大的力量,为的是必须活捉段郎。所以,虽然段郎落在了她们的手里,但目前的处境还是比较安全的。

听雨轩的三大高手会合,来到了一个深不可测的碧水潭边。没有命令,三大高手也只有坐在草地上吹牛。他们说得最多的是江湖上的最新信息。

古石说:“江湖上崛起了一个以快剑出名的少年英俊,名叫十三少。”

璇玑说:“这十三少的确相当了得。我曾经在悦来客栈看到他对付一帮欺负良家妇女的恶少,共是十三人。只是一眨眼工夫,十三个恶少全部报销,每人受伤的要害都在咽喉部——这就是十三少成名的一役:一剑十三少,狼哭花含笑。”

共 506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槐花乡人]【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1:57:29 描写很细腻动人,特别是段王爷与阿鹃调情这一节,很温馨。期待下文 繁华的尽头,菖兰微笑

2楼文友: 19:12:50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

一周岁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
杭州白癜风
安全快速减肥产品
友情链接
沈阳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