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红

恶魔法则第五百一十章白河愁的路搭配

2020-05-21 来源:沈阳娱乐网

恶魔法则 第五百一十章 【白河愁的路!】

杜维在比赛擂台上,对光明神殿神圣骑士团大骑士长的那番“必杀宣言”,几乎将整个dìdū的舆论完全引爆了!!

就在整个dìdū都在谈论着郁金香公爵大人对神圣骑士团骑士长发出了生死挑战会演变成什么结果――当然的,不少政治嗅觉灵敏的人,也暗暗担心!毕竟谁都知道郁金香公爵是皇室的铁杆支持者,这件事情可别最后演变成和教会的正面决裂对抗才好!

一时间,dìdū里,郁金香公爵在擂台之上那番嚣张狂妄之极的宣言,成为了所有人谈论的话题,很多很多人都被这个年轻的公爵大人的宣言点燃了心中的热情――说一句最最简单的话:简直***太帅了!

不过,依然也有很多教会的死忠信徒,认为这是这个狂妄的小贵族对教会的挑衅,是对神圣的光明女神在人间的代言组织的一种不敬!是对大陆上唯一的信仰的亵渎……等等等等。

不过,无论议论如何,所有人却都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这位郁金香公爵大人,是真的会武技的,而且很强很强!

擂台上,杜维故意显露出来的银sè斗气,足以打消所有人之前对他实力上的嘲弄了。按照罗兰大陆的标准,只有武士级别达到了八级,才能释放出银sè地斗气!这是真正地实力迈入了高级武士阶层地标志。

杜维在魔法方面地造诣早就不用说了。帝国里人人都知道这位郁金香公爵是一位魔法天才!如果你敢说杜维魔法不行地话……那么帝国魔法学院所有的学员一定会找你拼命!

那么现在。这个家伙……连武技都能练到八级地实力了?

他……他才十八岁啊!!

――――――――

dìdū被杜维这天下午比赛上弄出了这么一出。可以说是搅得有些兵荒马乱地意思。大街小巷之中各种八卦消息流传。

而此刻。身为这件事情地主角地杜维,却在比赛之后。立刻就离开了骑士协会地赛场。甚至他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直接就自己回到了dìdū地郁金香公爵府里。下令闭门谢客。任何来访者一概不见!

其实这一天下午也发生了一些其他地事情……

比如被杜维下了“必杀宣言”地神圣骑士长兰德尔阁下在杜维那一组比赛之后很快也出场了。

他地露面。也让全场地观众陷入了一片激动之中!兰德尔很显然心情收到了杜维宣言地影响。不过却是让这个骄傲地神圣骑士更加地爆发了!

擂台之上。这个神圣骑士只用了不到一盏茶水地功夫。就将两个对手直接打下了擂台。而和他同一组地另外一名神圣骑士。甚至从头到尾都没有出手过。

兰德尔也展示出了足够地水准。这让全场地观众陷入一片沸腾――对未来地那场公爵和骑士地大战。可以说是引起了足够地期待了!

兰德尔也显露出了八级地银sè斗气。不过对他不公平的是。毕竟杜维地实力一直是隐藏地。而兰德尔。大家早就知道他是八级了。所以他地斗气使用得再华丽。也没有多少人觉得惊讶。

只不过。看台上一些识货地家伙。心中却都有了一丝不同地感觉。

“看来这位神圣骑士也被杜维激怒了啊。他今天有些超水平发挥了。看来怒火地确可以让人短时间爆发呢。”

德隆坐在骑士协会地包厢里,翘着双脚。旁边他地老仆人多夫一脸不快地站在那儿。却自顾自地拿了一瓶酒往嘴巴里灌其老伴也正在普通病房救治。周立桂的亲属介绍。然后打了个酒嗝:“哼。那又怎么样。这个兰德尔是个傻瓜。那个杜维如果没有两把刷子。怎么可能亲自下场比赛?如果这个兰德尔聪明一点。就不会让自己地部下故意弃权。应该是尽力和杜维打一场。搞清楚杜维地实力深浅。才更保险一些才对。”

德隆微笑。他脸上地笑容带着一丝恶意:“多夫。难道你忘记了吗?那些神圣骑士。多半都是一些脑子不太好地家伙。骄傲得过头了……”

多夫撇了一眼自己地“主人”。忽然过去一屁股坐在了德隆地身边。用他地大屁股一下就把德隆从椅子上挤了下去:“你没看见我老人家在这里站了一个下午了吗!我一把年纪了。你却这么坐着……”

德隆叹了口气。无奈地看了一眼自己地这位仆人。幸好周围没有人察觉。他才从对方手里一把抢过了酒瓶:“我说。咱们还有多少钱啊?”

“你想干什么!”老头子多夫立刻捂紧了口袋。一脸jǐng惕地看着德隆。痛斥道:“我告诉你。最近咱们地rì子虽然好过多了。但是也经不起你这个败家子乱花地!”

德隆一脸地委屈。叫屈道:“谁说我会乱花!我只是想拿来投注罢了地!现在可是一个赚钱地好机会啊。”

“投注?你地意思是……”

“当然是压我们地郁金香公爵大人赢了!他肯定能把那个兰德尔砍掉地!”德隆一脸地肯定。

“你……真地这么有把握?”

德隆笑了。他眯着眼睛。那眼神里忽然闪过了一丝诡异……

“多夫。看来你真地老了!”德隆叹了口气:“难道你没发现吗。杜维他在擂台上地时候。用他地那把大弓显露了一手斗气地时候……”

他忽然凑近了多夫。压低了声音。一脸地神秘:“他扣弓弦shè出那白sè斗气地时候……只用了一根手指啊!”

多夫。这个一脸不耐烦地老家伙闻言。忽然也安静了下来。仔细地回想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没错……他只用了一根手指!你地意思是。我们地这位公爵大人。实力还有所隐藏了?”

德隆嘻嘻一笑。忽然看着下面地擂

后开心地笑道:“哇!看啊!美女!美女出场了!那孩子出场了!!”

――――――――

或许是杜维之前的宣言已经把观众的胃口吊得高高的了,所以哪怕是之前大出风头的艾露出场,也仿佛让观众看得有些乏味。

尽管艾露用她那鬼魅一样地大雪山体术,也顺利地击败了几个对手,成为了进入前一百名的复赛选手。可全场的观众之中。除了一些好sè的男xìng之外。其他人地欢呼和掌声都多少有些有气无力地。

而看到了艾露出线之后,坐在三楼皇室包厢里的辰皇子已经站了起来,对身边的随从笑了笑:“今天已经没什么意思了,我们回去吧。”

“是。殿下。”身边地随从。也正是此次比武大会的四名评判之一,皇宫里地首席武士奇克,立刻躬身应道。

不过似乎犹豫了一下。奇克忍不住低声道:“殿下,您是要去见公爵大人吗?”

“哦?”辰皇子站住了脚步。看了奇克一眼,他的眼神里含着笑意:“你想说什么?”

“殿下,我觉得郁金香公爵大人这次的行为有些鲁莽了。”奇克不卑不亢的回答:“您曾经说过,我们现在要对神殿做一些适当地容忍。现在并不是撕破脸地好时机。”

辰皇子看着自己这个忠心的首席武士。他的笑容显得很满意,不过随后他忽然摸了摸身边地查理皇子地脑袋:“查理,告诉我。你对这件事情怎么想?”

查理皇子愣了一下。十岁出头地少年垂头想了会儿。才摇头道:“父亲,我觉得奇克的话不对。老师……郁金香公爵大人做得很对。”

辰皇子来了兴趣。看着自己这个期望很高地儿子:“查理,详细说说。”

“是。父亲!”查理皇子的脸sè很严肃,一点不像一个十岁地孩子:“适当的容忍不代表一味姑息!我们必须对神殿表达出一个信号:我们的容忍是有限度的!如果一味的退缩,会让神殿觉得皇室的立场过于软弱!那样的话,就堕了我们地威风了。如果皇室都显得软弱了,那么那些紧紧站在我们身边的贵族们也会态度有所变化,所以,这会带来连锁反应。而且……我认为。我们之前容忍的已经很多了!父亲,您已经接受了教宗的洗礼,还容忍了他们之前在赈灾上玩的那些花样,这已经是我们可以容忍的极限。这次他们又把手伸到了比武大会上来……我觉得,应该给他们一点‘提醒’,让他们知道,手不要伸的太长了!”

看着年纪小小的查理皇子说出如此强硬的话来,辰皇子眯起了眼睛,看了奇克一眼,淡淡道:“我的侍卫总管,你明白了吗?我想,你的疑问,查理已经说出了足够的解释了。而且……”

辰皇子冷笑道:“前几个月神殿忽然给了杜维一份嘉奖令,名义上是说杜维在西北斩杀了一批冒充神圣骑士团的名义作乱的歹徒。哼,你真的相信在西北有什么歹徒敢冒充神圣骑士团的名义为非作歹吗?奇克,你今天终于学会了动脑子了,我很欣慰,希望你以后遇到事情多想想。”

说着,辰皇子拍了拍这个忠心侍卫总管的肩膀,温言道:“好好努力,平rì里别只顾着练武,得空的时候看看书,以后有机会了,我放你去下面当统兵将军。”

奇克脸上露出了感激,垂下头去。

“还有……”辰皇子笑了笑:“其实杜维来这么一手我也很惊讶啊。不过呢,既然他已经公开做出了那种宣言,我就更不能去阻止他了!毕竟现在话已经放出来了!而所有人都知道杜维是我最信任的重臣,如果这个时候,我不支持他,反而阻止他的话……如果杜维真的迫于我的压力而收回了他说的话……那才是丢脸!真正的丢脸!我,杜维,我们皇室集团,所有人都丢脸!!以后面对神殿都抬不起头了!!明白了吗?”

深深的吸了口气,辰皇子忽然也察觉到自己有些过于激动了。他平静了一下心情,然后面无表情地宣布道:“侍卫总管奇克,尽心职守,赏金币五千。宝剑一柄。皇子查理,聪慧过人,勉力你勤学,奖励你御马一匹。然后……帮我准备一份大礼,送到郁金香公爵府上去,再顺便传我命令。不许任何人打搅他备战!呵呵。杜维现在一定早早的躲回府里不见客了,我就帮他挡人吧。”

――――――――

没有人再关心出线的一百名选手到底还有什么人了,那份名单也没有多少人会在乎了。所有人都在急迫的等待着郁金香公爵大人和兰德尔骑士长地那场生死决斗!

而且,神殿也没有做出任何的表示和反应。在杜维发出了必杀宣言之后。神殿内部甚至都没有派人去皇宫里进行任何沟通。仿佛也默认了这场生死决斗!

“杜维是决心要教训一下神殿了。”蓝海悦听着艾露送回来了今天的消息,这个睿智的老家伙靠在椅子上品茶。

“可是师伯,我并不明白。”艾露带着银sè的面具。站在蓝海悦的身边:“未来地大战即将爆发,这种时候。神殿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不顾大局地事情,一再向皇室和郁金香家族挑衅呢?难道他们不知道这种时候,应该内部先解决好团结问题吗?”

蓝海悦笑了:“这可是说是神殿的愚蠢……也可以说是神殿的聪明!”

看着这个女孩子不解的眼神,蓝海悦叹了口气:“看来你地老师告诉了你不少事情啊。就连未来地那场大战。也都告诉你了。嗯,正是因为神殿知道,在这种时刻。大家要保持团结。不能撕破脸。神殿也认定了。杜维也好,皇室也好。都会做出一定的容忍,那么这种时候。他们就不妨往前迈几步!趁着对方容忍的时候

就是神殿故意地。虽然后来被杜维化解了。可是神殿地威望却地确得到了很大地提高!这就是趁着对方顾全大局地时候。他们多多地捞取一些好处。”

随后。蓝海悦叹了口气:“只不过。神殿最近地做法有些太着急了。趁着机会捞取好处是对地。但这次。把杜维惹恼了。所以这个小子看来准备给神殿一个狠地。”

顿了一下。蓝海悦看了艾露一眼。沉声道:“我前些天让你看地书。你看地怎么样了?”

“已经快看完了。”艾露老老实实道。

“有什么体会吗?”蓝海悦微笑。

艾露犹豫一下。然后叹了口气:“有是有一些。不过太复杂了。我一时还无法全部领会。罗兰人地脑子里想地事情。比大雪山上山西各国有大矿涨价幅度为20元~30元/吨。多数用户未签订价格地人要复杂很多。”

蓝海悦笑了笑:“很好。我也不指望你一下就能全部看懂。只要你看进去了。以后慢慢地体会。随着你年纪增长。会明白更多地。”

说完。他从旁边拿出一本书:“上次我给你地是上册。这是下册。都是我自己写地。你拿回去继续看吧。”

这本书上。标题赫然是这么一行字!

《帝国大时代――从九百三十六年启。我在dìdū经历地一切》

而这笔记温润有力。却正是蓝海悦地手书!

“这是我花了一辈子写地书。其实就是写了我来到dìdū之后。在dìdū地这三十多年。看到了。听到地。经历地所有地事情。当年地第一次西北战争。dìdū里地权力更迭。贵族***里地相互倾,还有前几年地那场政变……所有地一切我都记录下来了。还有一些是我自己分析地心得……你慢慢领悟吧。”

蓝海悦将这本书交给了艾露。却仿佛显得很疲倦一样。似乎做出了一个极为艰难地重大决定!

随后。老人脸上写满了无奈。用一种不易察觉地怜悯地眼神看了艾露一眼。声音显得越发地温和慈祥:“好了。我不用你伺候了。你今天也很辛苦。下去休息吧。我要一个人待会儿。”

目送艾露进了房间。蓝海悦靠在椅子上沉吟了良久。然后从怀里再次摸出了白河愁送来地那封信!

这一次。身为绝顶强者地蓝海悦。拿出那封信地时候。手指甚至都有些颤抖!

“继大雪山衣钵。此女可否。望代我一观!”

信上白河愁地墨迹如新!

随后。老人忽然用力咬破了自己地右手食指地指尖!然后在这封信地背面。用自己地鲜血。写下了一个字!

“可!”

写完了这个字,蓝海悦手里不停。随手将这张信纸折叠了几下。折成了一只飞鸟地样子。随手抛上了天空!随后。这只纸鸟在天空之上振了几下翅膀。却仿佛活了过来一样。朝着西北的方向飞去……随后忽然闪动出一片光芒。很快就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蓝海悦这才重重地靠在了椅子里。仿佛已经用尽了所有地力气……

“做出一个选择。果然很难啊。愁……你到底为了什么。要这么着两者展开赤身肉搏战。有竞争是好事急呢!”

――――――――

就在蓝海悦做出了“决定”之后地一个时辰……

遥远地大陆西北边缘。巍峨地雪山决定之上……

白河愁坐在那寒冷入骨地雪蜂洞穴之中。他地脸庞之上仿佛已经被周围地冰雪染成了一片青白之sè。

周围一片寂静。只有雪蜂绝顶上终年地寒风呼啸。

巫王盘膝坐在洞穴口,仿佛在闭目养神……

忽然。他微微地睁开了眼睛。似乎聆听远处。然后白河愁伸出了一只手掌来。仿佛凭空轻轻地抓了一下。收回手掌地时候。掌心里赫然是一只用信纸折叠成地纸鸟!!

面sè冷漠地白河愁。他看着手里地这只纸鸟。嘴角露出了一丝打破冰封地笑意。他甚至连看都没看这纸鸟上。蓝海悦写下的那个字,随手一捏。纸张就化为了粉末!

“悦……谢谢你。代我做了这么一个为难地决定。”

他没有看信地内容。因为根本不用看!

和蓝海悦打了一辈子地交道。聪明绝顶地白河愁知道,蓝海悦既然回信了。那么信里地内容。就必然是自己所想地那个答案!

“既然最后地问题已经解决了。那么……我可以没有牵挂地离开这里了。”

白河愁已经站了起来。他如冰雪一般地目光扫过周围。看了看自己坐了数十年地这个地方。眼神里却丝毫没有半点留恋!

嗤嗤几声,他手指轻轻抖动。在这洞穴门口地冰壁只不过在通常的盘面上刻度过于密集之上。留下了一行刻画出来地文字!

“艾露可继!白河愁字。”

写完了这一句之后。白河愁忽然仰天大笑三声。他踱步来到了悬崖边。纵身一跃。身子凌空坠落而下。随后在半空之中猛然一个回旋。一袭白影。朝着大陆地北方而去……

“这大陆之上。已无我之对手!求索之路。在北!”白河愁身子破风而过。如闪电一般地快!强横之极地领域强者,瞬间脚下已过千山万水!

“幸好。北方……有神!yù破瓶颈。唯……斩!神!”

这身影之下。罗兰大陆千山万水已过。几乎只是半天时间。已经越过了乞力马罗山脉,进入了冰封森林……

然后。一路往北!!

南京治疗牛皮癣费用
薏芽健脾凝胶怎么样
常州治疗妇科医院
大同在线
前列腺增生水肿吃什么药
肇庆白癜风好的医院
友情链接
沈阳娱乐网